宁波韵升集团少交员工住房公积金 被指责“不诚信”

发布日期:2019-10-03 15:00   来源:未知   

  (记者 孙传福) 提到宁波韵升控股集团,很多宁波市民都习惯称之它为“大企业”。市民的印象里,大企业做事应该更规范。可宁波韵升控股集团的员工怎么也没想到,就是这样的一个大企业、大公司,竟然对员工的住房公积金打起了主意!真相识破后,员工直呼宁波韵升集团“太不诚信!”

  欧代元,一名从云南来宁波的外来务工人员,今年42岁。2008年开始进入宁波韵升集团旗下的宁波韵声机芯制造有限公司工作,一干就是6年。虽然每个月工资只有两三千元,但老欧觉得宁波韵升集团是大企业,还算靠谱,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被这样的大企业欺骗。

  “今年3月份的时候,我从公司刚刚离职,就去宁波公积金中心查了一下自己的公积金缴费情况,这一查,才发现公司偷偷少交了那么多公积金,当时就觉得很气愤!”欧代元说。

  老欧的住房公积金缴费记录显示,2013年6月25日开始,单位:宁波韵升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开始为其缴纳住房公积金,当月入户金额显示300元。而之前的5年间,宁波韵声集团从没有为老欧交过住房公积金。

  从2013年7月25开始,一直到2014年2月25日,老欧每月的住房公积金入户金额只有148元。老欧清楚地记得自己每月工资中仅住房公积金一项就要扣除掉134元。

  按照宁波住房公积金的缴费标准,公积金缴纳一般是单位和个人各占一半。以此依据,宁波韵升集团应当每月为老欧缴纳不少于134元的公积金额度。

  事发后,老欧去找宁波韵声机芯制造有限公司的负责人理论,他们说电脑系统出了故障。

  可老欧怎么也不相信这种鬼话!“你说一个月电脑系统出故障,我可以理解,可是每个月都出故障,这说得过去吗?”

  虽然宁波韵升集团方面承认了为老欧少交公积金的事实,但并没有及时处理,老欧觉得自己被愚弄了。

  “第一次去找他们的时候,他们说一周之内会给我处理,处理结果保准我满意。过了一周,没有消息,再去找他们,又说他们的领导在出差,百万彩友心水论坛,需要等到领导回来后才能处理。一拖再拖,就是不处理。”老欧说。

  “我在公司干了6年,多少都是有感情的,他们(宁波韵升集团)怎么能这么对我?”宁波韵升集团的处理结果迟迟没有下来,老欧开始有些失望。

  于是,老欧找到了宁波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希望能打印一份自己的公积金缴费记录。可工作人员要求老欧除了提供身份证外,还要提供一份社保缴费证明。

  但宁波市社保局工作人员始终不给老欧出具社保缴费证明。一方要求开具证明,一方坚决不开,于是精彩的一幕上演了。

  “当时,两个单位的工作人员开始在电话里吵了起来!”老欧说,来之前,曾想过他们这些单位可能会推诿扯皮,到了才知道什么叫做推诿扯皮!”说这话时,老欧都笑了!

  一波三折,老欧还是没能拿到自己的住房公积金缴费记录,老欧再次找到宁波韵升集团理论。九龙城精品资料网,这一次老欧是豁出去了,跟宁波韵升集团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吵了起来。

  “他们(韵升集团)还打了110,告诉警察说我在闹事,明明是他们不作为,还恶人先告状!”老欧说,人在做,天在看,我相信这个社会总会有公理在!

  老欧拿到住房公积金的缴费记录目的很简单,就是希望能通过司法途径解决,但法院的回答是:“这个事涉及的金额太小,没办法立案!”

  2014年6月6日,宁波韵升集团通过中国银行账户向老欧退回了长达9个月的公积金款项,金额共计1332元。账户转账用途一栏注明:公积金退回。

  “我希望这笔钱是打到我的公积金账户上的,跟他们怎么说,他们(宁波韵升集团)都不同意,或许是不敢吧!如果打过去,不是向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说明他们在犯规吗?”老欧说。

  据了解,老欧今年3月份离职的时候,宁波韵升集团还为他少交了一个月社保。一直到今天,也没有帮其补上。

  宁波韵升集团为老欧少交的住房公积金算是要回来了,可是,很多韵升集团的员工开始担心,他们的住房公积金到底被公司吃了多久?吃了多少?

  有宁波韵升集团的员工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我们公司少说也有几千人,如果集团每人每月偷偷少交100多元,这个数额就太大了!”宁波韵升集团一位员工说。

  那么,宁波韵升集团每月究竟为多少员工偷偷少交了住房公积金?其它社保方面有没有偷偷少交呢?

  宁波韵升集团办公室一位负责人答复说:“宁波韵声机芯制造有限公司是我们的子公司,我们集团旗下有很多子公司,这些公司都有独立的运营权,有些事情我们也管不了。”

  老欧的住房公积金一波三折算是要回来了,这其中的艰辛和难度是不言而喻。那么对于此次宁波韵升集团的违法行为,有关执法部门有没有处理呢?宁波韵升集团究竟还有多少像老欧一样的员工正在遭受着劳动权益的侵害呢?宁波市还有多少像宁波韵升集团一样的企业克扣外来务工人员呢公积金?

  记者致电宁波市住房公积金中心,工作人员解释说:“我们公积金管理中心有专门的执法部门处理这种事。”

  但问其执法部门的全称,工作人员却说:“我也叫不出来!我给你他们的电话,你再问问吧!”

  记者拨通宁波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执法监察部的电话,工作人员听闻记者采访,笑着答复说:“这种事你找办公室吧!”。